干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陕西理工大学女学生被舍友欺凌4个多月一天被打4次《资讯》

发布时间:2020-09-03 09:28:53 阅读: 来源:干枣厂家

谢绝自媒体转载 侵权必究

6月14日的一则微博让一起校园暴力事件被广泛关注。陕西理工大学一大三女学生被同寝室的舍友暴力伤害长达4个月,不仅进行身体上的伤害,还对受害人经济勒索。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始于嫌疑人饭卡丢失与受害人共用饭卡

严重时一天中竟将受害人打4次

受害人贺某与嫌疑人张某都是陕西理工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的大三学生,不仅是班同班同学,还是同寝室舍友。而就从2016年9月份至2017年1月10日期间,张某多次暴力伤害贺某。

6月15日,华商报记者见到了受害人贺某的父母。事发后,贺某母亲王女士从今年春季开学,就一直在学校附近的村子租房陪读,父亲贺先生每月也要来学校一两次。“我女儿和同寝室的张某关系一直都很好,从大一开始就住同一寝室,女儿在她们整个宿舍,就和张的关系处得最近。”

王女士说,她都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事,而且还是发生在女儿身上。“今年1月18号,到派出所报案警察都不敢相信。”华商报记者见到王女士时,她女儿刚好因为期末考试已经被王女士送学校。“从陪读开始,我一直都是接送女儿上学和放学,就怕对方再欺负她。”

据王女士讲述,她女儿与张某矛盾始于共用一张饭卡。2016年9月份,张某的饭卡丢失,从此张某就和她女儿共用一张饭卡,两人每月消费1500元左右,张某开始说让贺帮忙垫上,张拿到生活费后也会给贺还很少部分,就这样持续到同年11月份。

“这两个月期间,张就经常对我女儿施暴,经常用手或者书本打女儿的脸,这都不严重。”王女士说,“没想到张看我孩子好欺负,竟然变本加厉,到2016年11月、12月份时,对方不但不归还欠我女儿的钱,反而还将我女儿的钱控制起来。”王女士说,张某还以她女儿损害张某老乡的电脑网为由,敲诈她女儿2000块钱。“我知道这事后,信以为真,就给女儿把钱打了过去。”

据悉,在2016年12月12日,张某在这一天中将贺某打了4次。“女儿给我说,其中一次是在宿舍楼的天台上,对方用手把我女儿眼睛打伤,导致女儿左眼红肿,眼睛里有血块,后来我女儿去就医,对方威胁我女儿说不能说是人为打伤,要说是自己摔伤的。”

王女士从女儿口中得知,张某有一次在学校洗水房用脚多次踹其女儿下体,并用衣服架戳其女儿下体;还有一次,在宿舍没人的时候,张某用一把水果刀在其女儿胸口比划着威胁。

嫌疑人通过微信远程威胁

受害人不敢给父母反映

王女士说,她每个月都会给女儿打1000元生活费,而女儿每个月会使用800元。后来女儿的钱被张某控制后,对方仅给女儿每月300元生活费。“300元吃饭都不够,女儿没办法只有向同学借钱,从2016年9月份开始,女儿陆陆续续向同学借债1300元。”

据称,2016年12月27日,王女士打给女儿1000元钱作为女儿回家路费和生活费,张某拿走了其中的700元。2017年1月10日,学校放假了,贺某都没钱回家,后来向同学借钱才回到渭南白水县。

“10号放的假,但是我女儿14号下午才回的家,她因为脸部和眼睛被张打伤一直不敢回家,就在西安待了4天。”王女士说,她下班回家,发现女儿的脸部肿胀,眼睛里好多血块,当时问女儿怎么回事。“女儿说在学校楼梯上自己摔的。”

王女士说,“这期间张问过我女儿有没有将此事给我们说,所以女儿就不敢说是被打的,问多次都是自己摔伤的。第二天盘问女儿到底怎么回事,她终于松口说是和同学闹矛盾了,舍友打的。”王女士说,她立刻要带着女儿去白水县医院检查,可是女儿拒绝了,女儿说自己都是成人了不要大人陪,和同学一块去就可以了。

其实,华商报记者记者了解到,张某在贺某在西安期间就给她发微信,问贺为什么不回微信。因为贺没有及时回复,张某就在微信中表示贺态度不好,这笔账记在贺头上,等着开学再找她算账。张某还在微信中表示,别以为现在不在一块,贺就可以脱离控制。

“今年1月16号,女儿就和同学去白水县医院做了检查,但是我们不放心就亲自带着女儿去白水县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当时诊断结果是鼻骨骨折,脸上包括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

学校表示知情后要依校规处理

受害人父母坚持司法程序

15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见到陕西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暴力事件发生时都没有外人在场,学校不知道,两个学生同宿舍的人也不知道。得到家长反映的情况后,学校从教育的角度出发,就一直协调双方家长调解此事,学校最初是打算依据校纪校规处理打人者,但是协商过程中,受害方家属坚决要走司法程序,做伤情鉴定。”

这名负责人说:“这样一来,校方就不能贸然处理打人的学生了,要等到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司法上对此有个定性,学校才能做出相应处罚,所以在司法没有定性之前,学校的这个处罚尺度不好把握,处罚的轻与重都会伤害到一方。”

据悉,事发后,涉事学院就安排两学生分开住,为受害方调换宿舍。

“后来我还是不放心,就辞去工作过来陪读,在学校周边的村子租了房子。”王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女儿被施暴后,留下了阴影,都惧怕上学,不敢去学校。“我带着女儿前前后后仅是去西京医院检查就是3次,还有在汉中3201医院以及渭南白水医院多次检查,过来租房住是每月230元,自从出这事后,花费了2万多元。”

关键是,最让王女士放心不下的是,今年在西京医院自己女儿被查出患有抑郁症。

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后

警方将依法处理

“我们是今年1月18日接的警,随即把双方当事人叫来派出所做了笔录,并安排做伤情鉴定。但是按照相关规定,以容貌损害或者组织器官功能障碍为主要鉴定依据的,在损伤90日后进行鉴定。5月份受害人已经回派出所做完伤情鉴定,现在就在等鉴定结果。”公安汉台分局东关派出所副所长赵克奕说,目前看轻微伤已经构成,如果鉴定结果为轻伤,警方会定性为刑事案件。

华商报记者 卫晓宁 实习生 张映伟

编辑:华商报供稿

六安工业设计

朔州工业设计

图木舒克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