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白鹿原仙草怎么死的为什么死了小说结局原文描写曝光-【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3:07 阅读: 来源:干枣厂家

在电视剧《白鹿原》中,秦海璐饰演的仙草是白嘉轩的第七任老婆,她的到来不仅打破了白嘉轩的“魔咒”,还为了白家传宗接代。

但就是这样一个贤惠坚强的女性,最后也逃不过一死。那么在《白鹿原》中,仙草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呢?下面随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吧。

小说开篇交代笃实,“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白嘉轩此前六房都挨不过宿命般的百日,各种鳞次栉比的蹊跷死亡,前六次所谓“豪壮”,更多是映照全篇的大时代的哀凉。

白嘉轩在《白鹿原》里的真正的人生,其实从第七房伊始。作为白鹿原上一族之长,若不是抓住了五姑娘这枚转运仙草,得仨儿一女,他“毒毬”的骂名难脱,也就不会有后来“腰杆太直”的嫉恨。

无论是在原著或是剧版《白鹿原》中,仙草的出现对于整个故事的发展存在着不可或缺的地位,没有仙草,白嘉轩还是背负着“克妻”命运的白家独苗,生活飘零不说,在白鹿村里的族长地位也就不复存在,接下来的白、鹿家族恩怨似乎也很难展开。

她的出现,既拯救了白嘉轩,也让白家子孙单传的命运彻底改变充满了生机勃勃,更成为了族长背后能主家务、能解烦扰,具备优良传统的女性代表。

在电视剧《白鹿原》中,秦海璐饰演的仙草是白嘉轩的第七任老婆,她的到来不仅打破了白嘉轩的“魔咒”,还为了白家传宗接代。

但就是这样一个贤惠坚强的女性,最后也逃不过一死。那么在《白鹿原》中,仙草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呢?下面随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吧。

小说开篇交代笃实,“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白嘉轩此前六房都挨不过宿命般的百日,各种鳞次栉比的蹊跷死亡,前六次所谓“豪壮”,更多是映照全篇的大时代的哀凉。

白嘉轩在《白鹿原》里的真正的人生,其实从第七房伊始。作为白鹿原上一族之长,若不是抓住了五姑娘这枚转运仙草,得仨儿一女,他“毒毬”的骂名难脱,也就不会有后来“腰杆太直”的嫉恨。

无论是在原著或是剧版《白鹿原》中,仙草的出现对于整个故事的发展存在着不可或缺的地位,没有仙草,白嘉轩还是背负着“克妻”命运的白家独苗,生活飘零不说,在白鹿村里的族长地位也就不复存在,接下来的白、鹿家族恩怨似乎也很难展开。

她的出现,既拯救了白嘉轩,也让白家子孙单传的命运彻底改变充满了生机勃勃,更成为了族长背后能主家务、能解烦扰,具备优良传统的女性代表。

但是在与白嘉轩相濡以沫几十年后,仙草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白鹿原陷入毁灭性的灾难之中,一场空前的大瘟疫在原上所有或大或小的村庄里蔓延。那场瘟疫中死了好多人,其中就包括仙草。

《白鹿原》是秦海璐产后复出的首部作品,在接拍该剧时秦海璐的孩子不到半岁。即使在表演上功力深厚的她,也曾经历过初为人母的不自信,为了重拾自行从而与孩子更好的相处,她选择重回演绎之路,这一做法也得到了丈夫的肯定和支持。

在剧中,秦海璐饰演的是女一号——白嘉轩的妻子仙草一角,在戏里无论对于男主白嘉轩,或是白鹿原而言都有着铺展情节、贯穿始终的绝对地位。

谈及张嘉译为何会选中她去饰演这个角色时,秦海璐回忆说:“他就是觉得我合适,因为我给他的印象就是若隐若现,没有具体形象但是又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

对于如何理解仙草这个人物,秦海璐曾在采访时表示:“因为对于陈忠实先生把白嘉轩的妻子名字起的叫仙草,其实她就好像是一剂灵药,来治白嘉轩,也伴随着白嘉轩在整个50年的人生动荡当中。他需要帮助和需要救治的时候,包括扶持的时候仙草都会出现。”

在谈及选择仙草以外的角色时,秦海璐也直言更期待白灵这个角色,“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选白灵,你让我去做一个希望的代表,能够一道光去追寻,可以让观众看到一些更美好的东西”。

在小说第二十五章中,仙草咽了气。《白鹿原》仙草小说结局原文描写曝光:

把一家老少分头打发出门躲走以后的第二天,仙草就染上了瘟疫,她一天里拉了三次,头回拉下的是稠浆湖一样的黄色粪便,她不大在意。

晌午第二次拉下的就变成水似的稀屎了,不过颜色仍然是黄的,她仍存一丝侥幸;第三回跑茅房的时间间隔大大缩短,而且有刻不容缓的急近感觉,她一边往后院疾走一边解裤带儿,尚未踩稳茅坑的列石就撅起屁股。

一声骤响,像孩子们用竹筒射出水箭的响声:她急忙扭过头一瞅,茅坑里的柴灰上落下一片绿色的稀屎。那一刻,她的心里嘎嘣一声响,眼前糊起了一片黑雾。

那一声爆响似乎发端于胸腔,又好像来自于后背;像心脏骤然爆裂,又像脊梁骨折断了。她悲哀地从茅坑起来,两只胳膊酸软得挽结不住裤带儿,回头又瞅一眼茅坑里落着绿头苍绳的绿色稀屎,自言自语咕哝着:“没我了,这下没我了!”

白嘉轩傍晚回来时,正好瞅见仙草在庭院台阶上伸着脖颈呕吐的情景。他一早出门到白鹿书院找姐姐和姐夫朱先生去了。既然仙草执意不愿出门躲瘟疫,到距家不远的白鹿书院住一段时日也好。

书院处于前后左右既不挨村也搭店的清">完,她就洗了手拴起围裙,到面瓮里挖面,又到水缸里舀水,在面盆里给丈夫揉面做饭。白嘉轩吃惊地瞧着女人镇静的行为,转身走出街门找冷先生去了。他随即撤着一摞药包回来,在庭院里支起三块砖头架上沙锅,几乎趴在地上吹火拨柴。一柱青烟冒过屋檐,在房顶上滞留下散。

“想见的亲人一个也见不着,不想见的人可自个闯上门来,咧!”仙草嘈地一下豁开被子坐了起来,口齿不清地嘟哝着。

白嘉轩闻声也坐了起来,双手搂扶着仙草,心里十分惊异,近两日她躺在炕上连身也翻不过了,怎么会一骨碌坐起来呢?

他腾不出手去点灯,故意做出轻淡的口气问:“哪个讨厌鬼闯上门来咧?仙草直着嗓子说:“小娥嘛!娃那个烂脏媳妇嘛!一进咱院子就把衫子脱了让我看她的伤。前胸一个血窟窿,就在左奶根子那儿;转过身后心还有一个血窟窿。我正织布哩,吓得我把梭子扔到地上了……”

白嘉轩安慰她说:“你身子虚了做噩梦哩!”随即摸到火儿点着火纸,吹出火焰点着了油灯。灯亮以后,仙革“噢”了一声就软软地跌倒在炕上,白嘉轩对着油灯蹲在炕头抽烟,直到天色发亮,黎明时分,仙草咽了气。

血饮屠龙手机版

真战三国破解版

炮炮兵团破解版

长留仙缘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