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袁姗姗爱与骂都珍贵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7:02:45 阅读: 来源:干枣厂家

袁姗姗 爱与骂都珍贵

出道四年,带着十多个耳熟能详的角色跳跃在公众视野,入行至今休息不过60天,档期排到2015年年底,只因与气场相符的人工作超开心。生于2月22日,凡出新戏,便惹争议,好在无论是被吐槽还是被捧杀,她懂得用不断刷新的作品数,证明自己在影视圈的存在感。对年方27岁的袁姗姗来说,如果能做一件有正能量的事情,那么,无论被黑还是被嘘,都可谓弥足珍贵。大雁飞过,心中却无痕。这便是霸屏女王将心灵保持纯真、柔软的秘诀。确实,热爱生活之人,必被生活所爱。

见到袁姗姗那天,是她入行以来第一次小长假的最后一天,第二日便要飞到深圳参加一个现代剧的拍摄。这也是她与《精品》的第N次合作了,团队中的每个人都是她相熟的小伙伴,每一个人的面孔都令她开心。熟人工作模式下,她鬼马且热心肠,介绍前来探班的朋友给摄影师,“他在纽约上学,你下半年要过去,你们俩可以约着一起玩儿哦”“还有,你到底是不是来探我的班?”问得朋友在众人面前憋得脸一阵阵红,整个工作节奏也都不会正经了。在这家充满夏日缤纷的花店里,袁姗姗仿若精灵,收放自如,坐在户外椅子上,便引快餐店的粉丝前来围观拍照。等拍完DIOR那套衣服,末了还问问咖啡店的占星师一句,“我不想看感情,事业运可不可以看?”

一个月过去,今年最令她心心念的一部作品《有一天》(《One Day》)上映了,这是她利用拍戏间隙挤出四天时间完成的电影。工作间隙,她都是在做公益活动,不是为了宣传,而是公益真的令她远离了喧嚣。负能量转正,亦是天大的福报。

在《One Day》拍摄初期,她接触到残疾儿童这一群体。剧组特意安排一天专门来到学校体验听课。在学校里,他们见到了二百多个聋哑孩子,没想到的是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那么乐观热情,第一次见面的范世豪小朋友给工作人员们和袁姗姗唱了《两只老虎》,袁姗姗当场就被他的活泼自信感染了,当时是网络舆论对她争议最大的时候。“若没有参与到《One Day》,我不会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这些孩子,也不会感受到孩子们对我传达的最真挚的感情,他们让我感觉到做演员的快乐,也给了我最大的鼓励和正能量。”在人生最低落的时期,这些正能量的孩子即是贵人。

随着各种争议、滚出娱乐圈的话题逐渐淡去,袁姗姗笑谈自己这一年间是在“倒数人生路”,如今她一人闯荡,亦能喜气洋洋,懂得选一些开心幽默的剧本,先把自己哄开心,毕竟哭哭啼啼真的很累。经历了最差的状态,让自己一点点进步。按唯物主义发展观来看,以后的曲线便注定慢慢上升,越走越好。

对话袁珊珊

“我不会喊冤啊,这不是我会去做的事情。”

Q: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有一天》?与你今年其他亮相的作品,它对你来说有特殊意义吗?

A:《有一天》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事情。它是一部拍摄成本不高、没有任何商业元素、饱含温情和力量的电影,有其自己的坚持和坚守,有这么多人关注和参与,这个过程已经意义非凡,我很荣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同时,从《有一天》又延续到ONE NIGHT公益演唱会,这个过程,只有参与其中的人才能有深切的感动,我想周迅小姐能够举办为电影筹款的演唱会,一定是被这部电影深深的感动。而我又非常荣幸地收到演唱会的邀请,能到演唱会现场向大家推荐这部电影真的非常骄傲。

《One Day》让大家关注到9个特殊儿童群体,里面有很多感人的小故事,我出演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故事。记得当时我们去学校学习,刚到学校时,有个小女孩从远处跑过来看着我,突然做了个作揖请安的姿势,她没办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但是用动作和眼神表达她认识我喜欢我,所以模仿我在清装剧中的角色跟我打招呼。那一刻,我很受鼓舞很感动,也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做演员的快乐。

Q:这是否与那段时间你经受一些负面的舆论压力有关?

A:对,我的确没有想到会是那样的。有人安慰我说,“被黑得很厉害,证明你有被黑得厉害的价值”,但是,现在的袁姗姗和一年多以前的小明月一同站了起来,《One Day》也终于要和大家见面了。这一年多来,我把工作外的更多精力放在公益上,为孩子们也为自己积攒着正能量。我一直认为,公益是互相救赎的,它让我拥有了可以轻松面对一切的心态,让我放下。

Q:这么看来,现在的你,似乎已经与过去有了很大变化。

A:心态的确有一些变化,从去年开始,我比较能正视这件(被黑)事情。面对负面我首先是审视自己,然后学着去坦然面对,最后是放下。当时我发起“爱的骂骂”活动之后,我感觉我放下了,我觉得它是一个互相救赎的过程。我给了小明月对未来的希望,而小明月也给了我鼓励和勇气。其实我认为是公益让我放下,包括这次参与公益电影《有一天》。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发现特殊的孩子们的世界很阳光很干净,他们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生活在阴影里,他们的生活很快乐并且非常自信。他们带给我很多的快乐,也给了我很多积极的正能量。

Q:所以哪怕再出负面评论,你也不会去做一些回应?

A:有人建议过我要不要去做危机公关,但是舆论信息有它自己传播的过程,负面需要时间来消化。我觉得过一段时间后,大家自然会认识到我是怎样的。我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会做一些事情让大家认识到真正的我,但是,我不会喊冤啊,这不是我会去做的事情。

Q:你是天生有这股韧劲吗?

A:我的性格中有一股韧劲,他们给我的这些(谩骂),反而让我更坚定。

Q:那你是否觉得,现在的你,已经比以前更强大了?

A:我的心脏其实没有多么强大,还是保持以前的柔软。只是经过一定时间,人在成长,我能容纳的东西更多了。所有这些好坏,我都照单全收。

Q:现在的状态是你以前预想过的吗?

A:跟气场比较合的人一起工作,自然就会很开心。

“试过了,就算最后没得到,亦不后悔。”

Q:记得当时你父母是很反对你演戏的,那你现在对这一职业有改观了吗?

A:毕业那会儿,我刚开始演戏,一些角色我自己都认为完成不了。记得那时候拍完《野鸭子》我哭着给导演说,我不想再当演员了。一年后,这位导演找到我,谈到这件事情,说当时我哭得那么伤心,伤到他了。因为他认为“这么好的一个演员,因为拍了我的戏而放弃了表演,这多么可悲”。我现在觉得,挺不应该的,不是说话方式的改变,而是既然梦想是做演员,那么就不要快速去否定自己,不要说做不了,而是先去尝试,如果我做了没做好,或者没得到,我也不会后悔。

Q:那你父母现在对你的作品关注度如何?

A:毫不夸张地说,我的每一部戏,我妈妈都会看五六遍,她在家没事就会看,她是我的超级铁杆粉丝。就像我前几天参加活动,她就会评价我的裙子好看。你想象一下,老年人在家里看电视,然后把我的最近行踪什么都指点一番,也挺有意思的。这其实是一种很甜蜜的感觉。

Q:作为演员需要长期在各地拍戏,朋友之间很难碰面,你私下是怎样和朋友联络感情的呢?

A:平时用通讯软件联络的比较多,假期会去跟他们见面、聚会。其实他们很懂我,我和他们更像一种无需多联系的亲情关系。我认为真正的好朋友确实是这样,我也完全不介意发朋友圈什么的,无所谓隐私,在他们面前我很自在。

Q:今年下半年还有哪些工作计划?

A:从2011年到2014年我几乎没有休息,平均一年五部戏,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我已经拍到记不清楚自己长什么样子,好可怕,已经变形了。演戏变成了一个形式化的工作,我特别害怕这个状态。每天睡六个小时这样过了几年,就觉得该稍微休息和充电了。休完这两个月,也开始盼望开工。

Q:那你有没有什么癖好?

A:啊?我还挺正常的。一点点拖延症,爱淘宝算吗?(笑)我是一个电脑白痴,现在用的还是淘宝网的最低版本。

Q:你的最大优点和缺点?

A:忘性大。别人刚刚交代的事情,我转头就很快忘记。但是,忘性大有时也是一个优点,自己活得比较开心。

Q:经历过波折,再尝点甜头,这种过程不是很好吗?

A:嗯,我非常认同先苦后甜,还有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哈哈。

黔江区旗袍厂家

手工旗袍定做价格

品牌旗袍定制店

相关阅读